订购电话:020-2345321

積極探索適應智能時代的新生產組織方式

積極探索適應智能時代的新生產組織方式

详细介绍

  智能產業在世界范圍內蓬勃興起,智能化成為技術變革和產業發展的重要方向。在剛剛閉幕的2019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上,重慶提出集中力量建設“智造重鎮”和“智慧名城”。

  “智造重鎮”具有怎樣的特征?重慶如何圍繞目標精准施策、聚焦發力?9月2日,市經信委黨組書記、主任陳金山接受了重慶日報記者獨家專訪。

  智能產業和智能制造是“智造重鎮”的兩個基本維度

  重慶日報:衡量一個區域是不是“智造重鎮”,通常採用什麼樣的標准?

  陳金山:“智造重鎮”的特征體現在方方面面,但是我們認為衡量一個區域是不是“智造重鎮”,有兩個基本的維度,一個是智能產業,一個是智能智造。

  “智造重鎮”,應該在智能產業方面具有完整的智能產業鏈條,以及較強的研發能力以及處於領先水平的產業生態。同時要有較大的智能產業規模,並對區域經濟形成較強的支撐帶動作用。

  同時,“智造重鎮”應該具有較高的智能制造水平。比如生產方式上,這個區域應該擁有大量的數字化車間和智能工廠,企業採用數字化的生產和管理方式﹔企業生產裝備的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水平高﹔企業能夠積極探索符合智能時代的新的生產組織方式,充分利用大數據智能化手段改變傳統的生產組織模式。

  新的生產組織方式

  推動傳統制造向服務型制造轉型 推動服務型企業向制造領域延伸

  重慶日報:積極探索符合智能時代的新生產組織方式,具體需要在哪些方面進行探索,重慶目前做得如何?

  陳金山:所謂智能時代新的生產組織方式主要有三種形態:一是網絡協同研發和制造﹔二是大規模個性化定制﹔三是遠程運維管理。

  網絡協同研發和制造不同於我們傳統的“主機+零部件”物理協同,而是技術研發、物料組織、生產制造等活動在雲端實現協同。協同平台既連接海量智能裝備,又匯集大量數據,通過雲計算更加科學合理地進行產品設計協同、生產管理協同、物流組織協同,甚至也能連接產品后端的銷售和服務協同。這種方式將推動企業管理從單一的企業生產管理向整個產業鏈協同有效管理轉變。

  大規模個性化定制,需要我們對現有的生產裝備進行智能化的改造升級,由傳統的單一產品流水線生產向滿足多品種小批量的柔性生產線改進。也就是說,同一條生產線上,我們能生產出不同規格的多樣化產品。生產線上智能裝備能夠更加緊密聯系、高效協作,使得個性化產品能夠以高效率批量化的方式進行生產。

  遠程運維管理,則是通過安裝在智能設備上的傳感器搜集的各種數據來實現的,甚至有時候在設備故障發生之前,我們就能通過數據分析進行預判和修復,運維人員能夠提前介入,大大降低設備故障率、提高維修效率。

  這些新的生產組織方式帶來的結果是,一些原本的單一制造企業通過協同設計制造擁有了自己的工業互聯網平台,轉型成了服務型企業,比如依托宗申產業集團成長起來的忽米網﹔而一些服務型企業由於自身強大的服務網絡和服務能力,不斷向制造領域延伸,成為新型制造的生力軍。

  氛圍好 生態好

  還須引進培養人才提升研發能力

  重慶日報:重慶建設“智造重鎮”基礎如何?不足在哪裡?怎樣精准發力?

  陳金山:重慶建設“智造重鎮”擁有非常明顯的基礎優勢:目前,“芯屏器核網”的產業生態逐步完善,智能產業形成一定規模並快速發展﹔智能制造向縱深推進,效果初顯。

  特別是近兩年來,重慶大力實施以大數據智能化為引領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行動計劃,連續兩年成功舉辦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在全市上下形成了濃厚的建設“智造重鎮”的良好氛圍。無論是政府在謀劃產業發展還是民生改善,大專院校、科研機構在確定科研方向還是人才培養,企業在實施新項目投資還是舊產能改造,都共同聚焦智能化這一主題,智能化發展已經成為全社會的共識。

  良好的發展氛圍也為建設“智造重鎮”培育了良好的社會生態——我們從基礎研發到生產方式,再到應用場景,各個環節都在積極推進。

  當然,重慶距離“智造重鎮”還存在不小差距,智能產業總規模還不夠大,產業鏈存在的短板還較為突出。比如,盡管我們智能終端產品規模大,但核心配套部件、模組及基礎原材料發展還嚴重不足,同時智能產業、智能制造領域的研究機構數量少、層級低,高端人才、適用性人才都不足——這也是我們在推進“智造重鎮”建設中必須要著力解決的問題。我們引進英特爾FPGA中國創新中心,搭建聯合微電子中心就是補齊短板很好的范例。記者 郭曉靜


(責編:陳易、張祎)